当前位置:主页 > 高德娱乐注册 > 正文 | RSSSitemap

女如唐婉,男胜陆游——冯梦龙笔下的福州爱情故事

05-18 高德娱乐注册 女如唐婉,男胜陆游——冯梦龙笔下的福州爱情故事

微信图片_20200518184312

冯梦龙画像

  “太曼生者,东海人”(按,冯梦龙笔下的“东海人”往往是明代福州人的代称)。他“风流尔雅,从父宦游四方,年十九,自吉州还闽,僦寓城东。恶其嚣杂妨功,因税居于委巷。屋虽数椽,而主人之园圃近焉”。这种租居机缘,造就了太曼生与租居园主小姐的爱情故事。

  主人家有个后花园,素喜清净并具浪漫情怀的太曼生,“常散步园中,吟适自适”。一日偶遇“双鬟导一女郎”,女子见书生风神俊爽,情不自禁,回眸转盼,百倍撩人。书生自是神爽飞越。

  于是爱恋产生了,书生读书的情绪也被打乱了。太曼生用诗表达了他对女郎的尊重和爱慕:“春园花事斗芳菲,万绿丛中见茜衣。自愧含豪非子建,水边能赋洛妃诗。”女郎也回复一诗:“小园芳草绿菲菲,粉蝶联翩展画衣。自愧一双莲步阔,隔花人莫笑潘妃。”

  太曼生返闽是为了参加“省试”,但爱情既然开了头,就会有继续行动:“及秋不第,复携书于别业。”而女郎此时采取了主动:“时时遣双鬟慰劳之。由此荏苒,遂结同心。定情之后,倍相狎昵。因赠生玉玦半规,紫萝囊一枚。”

  这种情人关系,是无法持续的,“时生已约婚,而女亦受采”“逾年,生当就婚,女亦适人,踪迹遂永绝焉。然诗札往来,岁犹一二至”。当时男女双方婚后还能保持这种联系,已是极为罕见的了。可想,女郎婚后生活并不如意。

  为了功名与生活,太曼生要长期外出。他又寄了首词给女郎:“莺语声吞,蛾眉黛蹙,总是销魂。银烛光沉,兰闺夜永,月满离樽。罗衣空湿啼痕,肠断处秋风暮猿。潞水寒冰,燕山残雪,谁与温存?”这种诗词对婚姻生活不如意女人的打击是难以言说的,正如南宋唐婉与陆游被迫离婚后,有一次偶然在小园与陆游相见,陆游写了那首著名的《钗头凤》,没想到却要了唐婉的命。

  “后隔数月,女因念生得瘵疾,卧床日久,思一见生,实出无名”。太曼生在处理爱情问题上比陆游勇敢:“生伪托为医以诊脉

  进。女见生挥涕,如永诀状,遂不交一言而出。是夕,女一恸而卒。生哭之以诗,曰:‘玉殒珠沉思悄然,明中流泪暗相怜。常图峡蝶花楼下,记刺鸳鸯绣幕前。只有梦魂能结雨,更无心胆似非烟。朱颜皓齿归黄土,脉脉空寻再世缘。’不数日,而生亦卒。”

  太曼生以殉情的行动,改变了自己在爱情问题上的软弱和自私。悲剧故事能流传千古,还是“因为爱情”。 N王凌(福建冯梦龙研究会)

原标题:女如唐婉,男胜陆游——冯梦龙笔下的福州爱情故事

Tag: